内丘神码传承人魏进军: 一刀一镜一木板传承神码40年

    来源:牛城晚报   作者:   时间:2017-05-21   浏览量:340

神码,是民间宗教信仰祭祀用品,属年画的一种,以其对自然神的崇拜、古朴独特的艺术造型及制作工艺成为民间艺术中的一朵奇葩。又因神码以其原始性,被称作中国木刻版画的活化石,成为中华宝贵的文化遗产之一。

在内丘县,就有这么一位神码制作印刷传承人。本期《传承》,晚报记者就带您走进内丘神码第十四代传承人魏进军,倾听他与神码背后的刀、木、情故事。

牛城晚报记者 张子乾文/图

一刀一镜一木板就是他的整个世界

位于魏家屯村一处普通农家小院,就是魏进军的家。记者走进时,魏进军正坐在小木凳上,聚精会神刻着神码木版。一把刀,一副老花镜,一块梨花木板,就是他的整个世界。

一把由木头和小刀改制的工具,在魏进军的手上,像只舞动的精灵,来去自如。木板上,密密麻麻的沟沟壑壑,形成了一个个精美的篆刻形象,有栩栩如生的人物、摇曳生姿的花朵等。

“现在年纪大了,眼也花了。每次都得戴着老花镜。”魏进军一边刻,一边眯着眼睛说,“神码木版,说白了就是个功夫活儿。我从17岁就开始干了,现在已经40多年了。”魏进军伸出一只手,给记者展示他手上磨出来的老茧。

魏进军介绍,木板选的都是木质密硬的梨花木,这样刻完的图案不易走形。这就要求雕刻者必要用力才能把木头挖出来,若掌握不好力度,手中的刀很容易“偏锋”,要么会伤到自己,要么就是豁一个口子来,整个木板就会废掉。

“前两天,我收到县文联通知。本月20号,中国与西班牙进行文化交流,需要咱们内丘的年画参与。趁现在农闲,我得把它们赶出来。”魏进军说,木板雕刻要比画画复杂的多。这两块梨花木神码需要两个星期才能刻完。目前,他已经刻好一个木板,另一个木板正在收尾。

17岁入行痴迷神码终成传承人

神码又叫神马或纸马。为满足人们的信仰需求,以及对各类先祖人物的崇拜,民间艺人通过手工刻制印刷,形成了一种木版年画,也就是现在的神码。年节时,张贴在固定位置,供奉祭祀。

“我们这儿四里八乡,祖祖辈辈都相信神码会带来福气和吉祥。一到过年,家家户户都会买神码,将神码‘请’到家,祈福求平安。”

“我的神码技艺主要是家族传承。传到我这,已经是第十四代了。”魏进军介绍,神码自明洪武年间魏氏后人魏时隆开始有记载。在“文革破四旧”时期,第十三代传人魏慎衡为保护这项家传技艺,将古刻版暗自藏在房梁上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一部分古版被烧毁。

17岁的魏进军初中毕业后,被魏慎衡认为义子,开始学习刻版印刷。凭着一股子对传统民间艺术的热忱和执着,他最终掌握了神码的刻印技术。“不夸张地说,为了刻版,我几乎每天与刀子木板形影不离,刻坏的板子数不尽。”魏进军说。

“现在流行一个词叫匠心,我的理解就是把咱们中国的这些传统老技艺,用一颗热爱的心,用一双勤劳的手,做下去,传下去。”魏进军说,在他眼里,神码不是简简单单一张纸,神码背后,勾描、雕版、手工印刷,每个环节都对技术有极高要求,而每面对一幅新作品,需要的技术在细节上都会有所不同。

2006年,内丘神码被列入省非物质文化遗产,魏进军也被列入内丘神码传承人。不少人慕名而来,找他刻版印码。除了邢台地区,他的神码还销往石家庄市、邯郸市等地。

神码里面有美学,也承载着人们祈愿

魏进军家的西屋,一摞摞印好的年画,玫红的底色、碳黑的线条,勾勒出一个个粗犷、质朴、率真的神灵图案,一种古老原始的气息扑面而来。墙角里大大小小的神码木版堆放在一起,足足上百余种,旁边还堆着不少上色的颜料和一摞摞纸张。

魏进军现场给记者演示了“印码”过程。他将一沓白纸对齐、码好、夹紧、沾料、刷平、起纸……几十秒时间,一张单印的神码便完成了。一张张普通的白纸在他手中,短短时间内就变成了或古朴、或粗犷、或率真的各种艺术造型的“神码”。

“这个是最简单的单色印刷,还有四色、五色印刷。”魏进军说,多色印刷最难,也最复杂。每一种颜色都要有对应的木版,印刷时还要仔细对版,不能错乱,一步错了,神码就毁了。因为手工印刷神码的程序繁琐,市场上不少神码都是用机器印出来的。虽然机器印出来的神码与手工并无两样,但魏进军总觉得少了一丝神韵。

“神码有一定神话色彩,也有美学特征。如,同样一组人物,邯郸的人物形态与我们这边各不一样。”魏进军不仅会做老样儿神码,也玩起了新时尚,创作“机车神”、“拖拉机神”“汽车神”等。这些新出现的“神灵”,风格依旧延续老版的简单质朴,同时也添加了颇具现代性的文化元素。

要将木版技艺神码文化一代代传下去   

在去年邢台举办的50周年年画展上,魏进军作为非遗文化传承人代表之一,被邀请到现场为市民观众演示神码印制过程。在他的摊位前,聚集了不少观赏的观众。

“俺没想到,神码还有这么多人喜爱,意外又高兴。”魏进军说,但这些年,人们生活越来越好,很多人搬进楼房,一些神码种类和文化逐渐消失,加上科技不断发展,年轻人对这门手艺逐渐陌生。

“主要还是利薄!”魏进军憨厚的脸上显出一丝无奈,原来村里有好几家制作神码的,后来都陆续不干了,只剩下他一家了。可尽管利薄,魏进军仍默默坚守着,不是为了那难以糊口的收入,而是为了内心的一份执着。“祖传的手艺不能丢,人们在过年的时候不能没有它,没有神码,就少了点年味儿,少了些传统的色彩。”魏进军说。

令魏进军欣慰的是,他的三个儿子都学会了神码雕刻印刷。连15岁的大孙女,也开始展现出对神码的浓厚兴趣来。平时放假回家,看他又刻又印,孙女也跟着魏进军有模有样地学习起来。

说起今后的计划与打算,魏进军充满希望地说:“俺也60了。就想做好两件事,一是把神码这项技艺传下去,二是要把咱们内丘神码的名气打出去,保护好。”魏进军说,神码这项传统刻印技艺得到越来越多人重视。国内著名作家国内著名作家、学者、书画家冯骥才来邢台也提到了它独特的价值也提到了它独特的价值。